一键安装app下载

“要说起来,这一场雾还能有多大?一般来说,那太阳一出来,不就没了!”

“没想到,那雾气一上来,就没下去,整整耗了一上午。太阳倒是出来了,就在头顶上,朦朦胧胧的,像个要熄灭的火炉,无精打采的,根本打不散那雾。”

“我在那边干坐了一上午,哪儿都不敢去,结果一直到了下午,那雾气才慢慢散掉了。”

“后来我转悠,才看到海岛上有一个山洞,那雾气就是从山洞里飘出来的,当时胆子大,也不怕事,就过去看!”

“但是没想到在那洞口的时候,就想往里边走,像是有什么东西勾住魂一样,自己都不知道,不过走了几步后,脚踢到了一块石头,疼的清醒了。”

“这时候抬头,刚好看到有一个扎着两辫子的小姑娘在山洞里面的阴影里看着我,冲着我嘿嘿的笑了两声,然后转身就往洞里面跑进去了,一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。”

“出海的岛屿一个山洞里,怎么可能会有一个小女孩!我知道有问题,当时吓得连滚带爬的跑出了山洞,后来走船的时候碰到很多人,说山洞里阴气重,有些东西都躲在里面的。当时要不是提那块石头把我痛醒了,进去了恐怕就出不来了。”

谭老瘸子说这个事,让我也想到了小时候听村里人说的一件事。

村后的山坡上乱石头堆有一个天坑,傍晚的时候有一个妇女在天坑旁边来回的走,而且那天坑冬天的时候会冒白气。

村民都说里面有洞神。

洞神是什么。

首发

清纯女生何竹君白色诱惑

就跟山里人遇到鬼打墙,不敢跟别人提鬼,都说是大仙们在围墙是一个道理。

“那雾气出现的不对劲,就跟现在一样。”

谭老瘸子跟我说首先这雾气来的时间完不对,现在并不是起雾的时间。

其次这雾气来的如此怪异,气势汹汹,又是如此浓厚、诡异,不仅雾气特别浓厚,太阳很难驱散,甚至可能有毒。

我们现在在海上遇到的这些浓雾,就很有点儿这个意思,我暗暗庆幸,幸好提前觉得雾气不大对劲,让用湿衣服蘸水蒙在脸上了。

凑在探照灯下看看,浓雾在探照灯下呈现一种诡异的冰蓝色,雾气上下翻滚,像是在飞机上看云层一样厚重

更要命的是,现在小船完不受控制,正在朝着雾气最浓厚的地方开过去。

这个时候,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。

谭老瘸子马上去查这艘船到底是怎么回事,还有,要检查一下船上还有多少油,能否坚持到回去?

我看到谭老瘸子进老船舱,心里一狠心,从身上摸出了早就减好了一个剪纸小人,我默念了几句咒语。

然后剪纸小人抖动两下,一下就飞了过去。

不过压根就没有什么用,就像是落入水里的石子,小纸人一下就被那雾气给吞了。

我有些颓废的出了一口气。

谭老瘸子那边说,他已经检验过了,船上的发动机没问题,不然探照灯也亮不了,油虽然不多了,但是坚持到岸边应该问题不大。

船之所以启动不了,应该是螺旋桨出了点儿问题,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缠住了。

他用缆绳把自己捆住,自己把身子探下去,用螺丝刀拧开盖子,下去看到底是什么情况。

我在上面用手电筒给他照明。

刚下去,谭老瘸子就说,“找到了。”

我赶紧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他说:“螺旋桨被海带给缠住啦!难怪走不动!”

我继续追问:“能修吗?”

他肯定地说:“没问题,只要把海带弄下去就行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