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视频变成什么了

“尸潮竟然已经扩散到这个程度了?可恶,如此说来不出几个月,整个大陆都会沦陷?”

各方领袖眼界都过人一等,看着地图很快意识到局面比他们想象的还要严重。

“古尸潮不仅数量惊人,其中还有一些十分可怕的存在。诸位若觉得这份诚意可以了,便签下同盟协议,发下天道誓约,保证在尸潮解决前绝不挑起活人间的战端。立了盟约,我们将会告诉诸位更多的情报。”

顾辰说完话,天道宗那边一名长老上前,准备好了纸砚笔墨。

天道宗十分了解天道规则,由他们发起的天道誓约具有强大的约束力,各方若接受这个条件,便无法轻易违背,否则会受到冥冥中的规则处罚。

这是十分正式的条约,签了之后彼此才能真正互相信任。

顾族和十二仙宗的高层交流对视了几眼,召开会议前他们便已做好了签订协议的心理准备,此时倒也没有太过犹豫,不过是象征性的最后确定下彼此意见。

“老夫反对匆忙签下协议,那绝非明智之举!”

就在各方商量得好好的,准备签下协议的时候,顾远山开口了!

他大步走了出来,虽然努力装成身体无恙的样子,但走没几步路还是大喘气。

各大仙宗的宗主一时纷纷看向了他,顾远山身为顾族族长,说话还是十分有分量的。

见到协议眼看着要签订却被搅乱,武凌仙和天道宗宗主等人眉头都皱了起来。

日式小屋里的梦幻美姬

这顾远山才刚刚被放回去,竟然不吸取教训,难道他看不出签订协议是大势所趋吗?

顾远山成功吸引了众人的目光,随即冷笑着看向顾辰,眼底深处闪过仇恨的目光。

今天无论如何他也不会顺这小子的心,这一个月来的折磨令他饱受羞辱,今天一定要报仇!

“古尸潮的确是一个巨大的威胁,与天道宗或者蓬莱仙岛合作老夫不反对,但与武殿合作,绝对是与虎谋皮!”

顾远山说到激动处,脸色变得通红。

他这话将武殿推向风口浪尖,武凌仙眸光一冷。

顾远山却根本不管武凌仙,振振有词的道。

“诸位,你们也应该都搜集到了关于武凌仙此人的情报,此人有极大的可能进入过天坑地眼,你们很清楚吧?”

他的话令众人目光都一阵闪烁,思索他的意思。

“古尸潮早不爆发晚不爆发,恰好是在武凌仙出现之后。而武殿因为古尸潮的出现轻易统一了深魔海,还逼得我们承认他们的存在,试问谁是这场灾难最大的获利者?”

“武凌仙热衷于对抗古尸潮,老夫可不相信他是悲天悯人想要拯救苍生,老夫怀疑是在那天坑地眼里有什么宝藏,他想借助各大势力的力量实现他不可告人的野心!”

“不仅武凌仙信不过,这顾辰同样信不过!他是我顾族的叛徒,试问一个叛徒能够信任吗?诸位忘记你们各宗的天骄都死在了他手上吗?”

顾远山越说越激动,听着竟有那么一点道理,令各宗宗主都犹豫了起来。

武凌仙身上的确藏着太多的秘密,天知道他是否别有阴谋。

顾辰冷冷的看着顾远山慷慨激昂,一言不发,好像在看小丑出糗一般。

顾远山见各宗宗主都有些犹豫了,连忙趁热打铁,激动的继续自己的分析。

他实在太激动了,怎样都要破坏这场会议,因此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身体状况是有问题的。

“嗯?什么味道那么臭?”

各方领袖正听着顾远山说话,突然一个个纷纷闻到了奇怪的味道。

那好像是一股尿骚味,混合着屎臭味,在现场弥漫开来,味道实在太重了!

众人纷纷寻找怪味的源头,很快目光定格在了顾远山身上,震惊的看着他。

顾远山正激动的说着话,却发现大家一言不发的看着他,顿时觉得有些奇怪。

然后他就感觉到下半身暖烘烘的,不由得低头看了下去。

这一看,他的脸色唰的就白了!

不知什么时候,他的裤袍竟然整个都湿了,屎尿糊了一裤子,发出了极其浓烈的臭味!

哗。

场一下子沸腾了!

“那顾远山尿裤子了?”

“什么尿裤子,分明是屎拉在了裤裆里!”

“没搞错吧,堂堂顾族族长,仙灵大陆绝顶的强者,竟然在众目睽睽下如此丢人!”

无数修士像过节了一般,惊叹、震惊、鄙夷无数种目光通通落在了顾远山身上,令他身体摇摇欲坠,仿佛天塌了般!

所有准备好的话一时都噎住了,顾远山绝望的看向顾辰。“你……”

顾辰看向他的眼神充满了同情,嘴角却情不自禁勾起了一抹弧度。

这一个月来顾远山遭受自己的酷刑,身体几乎被摧残殆尽。

他被他下了大量的毒,身体又极度虚弱,因此若激动之下,根本连身体正常的机能都控制不了。

倘若今天顾远山识相的不出头,那他或许还会平安无事,但顾辰太了解他了,他死都要和自己作对。

而连身体正常机能都控制不了的他站出来如此激动说话,顿时便导致了尿失禁,甚至拉在了裤裆里……

一名洞天境的大能,曾经受到无数人的敬仰和畏惧,然而如今却在整个大陆的面前做了这等丢人之事,这不只是丢脸那么简单,简直是致命性的伤害!

“这……老夫不是故意的,是有人害我!是有人害我,是那顾辰害我!”

顾远山难以相信自己竟然做了三岁小孩才会做的事,一时整个人都要疯了,激动的大喊道。

他知道他完了,不仅颜面扫地,在顾族内部的威望也将完消失,这个族长根本不可能当下去了!

他整个人变得歇斯底里,双眸通红着,也不管裤子上的污秽,冲向了顾辰。

“是你,你这个卑鄙的小王八蛋!”

顾辰轻轻松松就避开了,冷眼看着他。“请你自重,我可站在这里什么都没做。”

顾远山啊啊大叫,丑态百出,顾尧和顾玄武见状,连忙让人把他拉了下去。

如果让他继续说话,简直要丢尽整个顾族的脸面!

“不!让老夫说话!让老夫说话!诸位道友绝对不能相信这顾辰,不能相信武殿!”

顾远山奋力挣扎,但身体虚弱下根本无力反抗身边的族人,只能不甘的频频吼道,叫唤着各大仙宗宗主的名字,想让他们听他一言。

诸位宗主闻言都扭过了头,装作没有听见。

太丢人了!

眼下谁与顾远山说话,简直是丢脸丢到姥姥家,所有人明智的选择了和他割袍断义!